临高启明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12
返回列表 发新帖
楼主: essacwen

【原创】《东临琅琊》21.9.7更新至第22章

  [复制链接]

0

主题

191

帖子

659

积分

酱油元老

Rank: 4

积分
659
发表于 2021-9-1 11:50:39 | 显示全部楼层
天啊,太精彩了。楼主大才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0

主题

115

帖子

249

积分

归化民干部

Rank: 3Rank: 3

积分
249
发表于 2021-9-1 15:47:19 | 显示全部楼层
赞美新坑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3

主题

391

帖子

1028

积分

元老

Rank: 6Rank: 6

积分
1028
发表于 2021-9-2 12:40:38 | 显示全部楼层
支持挖新坑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0

主题

42

帖子

136

积分

归化民

Rank: 2

积分
136
发表于 2021-9-3 00:23:45 | 显示全部楼层
赞美更新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0

主题

103

帖子

214

积分

归化民干部

Rank: 3Rank: 3

积分
214
发表于 2021-9-3 18:39:49 | 显示全部楼层
有新坑,楼主加油。
给乌云花一个新的生活,这一段感觉很不错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0

主题

51

帖子

149

积分

归化民

Rank: 2

积分
149
发表于 2021-9-3 23:37:24 | 显示全部楼层
牛逼,非常棒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0

主题

5

帖子

71

积分

归化民

Rank: 2

积分
71
发表于 2021-9-5 01:15:34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支持支持支持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12

主题

222

帖子

440

积分

归化民干部

Rank: 3Rank: 3

积分
440
 楼主| 发表于 2021-9-7 18:05:17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essacwen 于 2021-9-8 10:28 编辑

20、决斗(1)

“卓兄果真是有心人,在下恭候多时了。”

岚山港营寨外,一轮满月明晃晃照着南面一处悬崖。卓一凡手持长剑,他面前的黑衣人正是闵展炼,月光下黑色袍带迎风飘摆。

“闵兄以暗信约在下,不知有何指教。”

白天比武结束后,闵展炼向卓一凡所行之礼,十分正式,但却不是普通的礼数,乃是江湖中一些门派之间所用的“引见礼”。

因为江湖人行事之时,常会三三两两聚集在一起,各门派帮会之间的关系十分复杂,有时为了避开不必要的耳目,会行这样一种独特的礼节。一是打招呼表达尊重,二则是表示“有话和你单独说”的意思。卓一凡也是老江湖,这种暗示如何不懂。

“仙宫悬石壁,道室插云巅。此乃武当“南岩峭壁”的楹联,想必闵兄是想在南面寻一处临崖的幽静之地与在下商谈了。”

“正是,卓兄真乃闻弦歌而知某意也。”闵展炼笑道,“不过澳洲首长神通广大,你我会面之事,若耽搁时间太久,多半会被知晓。”

“那就请闵兄直言。”卓一凡一拱手,暗道原来此人对澳洲人亦是十分惧怕,但又敢背着他们行事,恐怕不是一路人,更像是澳洲人的客卿一类的身份。和自己这个“顾问”,恐怕有异曲同工之妙。

卓一凡正暗忖间,见闵展炼扔过来一件东西,像是一件兵器。

“卓兄可认得此剑?”

卓一凡将来物接在手中,正是武当派之剑,但虽是长剑制式,但较一般长剑较短。剑身轻巧紧凑,像是女子使用之物。他抽剑出鞘,剑颚处刻着剑的名字,“沉碧”。

“这是玉灵师叔的剑!”卓一凡心头一颤。

玉灵师叔乃是武当一介奇女子,失踪有十余年了,门派上下十余年来一直多番寻找,但所获了了。眼前这人又从何处获得此物?

“不知闵兄由何处获得此物?”卓一凡不动声色反问道,但闵展炼从他微微抽动的眼角,觉察到了一丝不安。

“乃是机缘巧合偶得之,看似武当派之物。今日得见卓兄,正好将此物归还。”闵展炼一拱手,“如今既物归原主,在下告辞!”

闵展炼生怕时间太长,被澳洲人发现,正要离去。卓一凡手中长剑铮一声出鞘,剑尖横在闵展炼胸前。

“闵兄留步!”卓一凡沉喝:“此物涉及我武当一位师尊之大事,何处得来,还请闵兄详细告知。”

闵展炼心中暗暗叫苦。他出门只是周若云也曾劝诫,身在澳洲屋檐下,行事切莫鲁莽。他原只想卖个人情给武当派,行走江湖有时这种顺水人情做一做,他日落难之时常有益处,然而今天却是预判错误,料此番又怕是要陷进麻烦中了。

“卓兄,此事说来话长,容某改日再叙。“闵展炼见其亮出兵刃,只得以手按住,”今日你我皆为澳洲人麾下,行事切莫莽撞。”

卓一凡又如何不知此中干系,然而这玉灵师叔对自己却不是一般师尊长辈,这女师叔年纪比自己大不了多少,自幼又是一起习武读书长大的,对自己如同亲生阿姊一般。十余年前不辞而别,自己下山周游江湖,卓一凡一直想寻访下落而不得。今日机缘之下,有这片鸿只影的信息,又如何能放弃。

他知道,这闵展炼明日便要随澳洲人的兵丁离开,江湖一别,踪迹难觅,这改日再叙十有八九便不可能。卓一凡当下定了心思,哪怕被澳洲人缉捕,今日也要问个真切。意念之间,手上不由得加重了力道,剑尖直逼闵展炼胸口。

“闵兄莫要推辞,此事于武当干系重大,卓某今日就算得罪闵兄和澳洲人,也要问个究竟!”

闵展炼心想我这是遭的什么孽,惹上这么一遭事。而见卓一凡口气这般强硬,也激起了他心中的恼火,今日比武输赢你我只在毫厘之间,莫不是这厮以为我怕了你不成?

“卓兄定要强人所难?”

“事关重大,闵兄莫怪在下得罪了。”

“好大口气,我今天倒要看看,你武当派到底有什么本事,能留住我闵展炼!”

言毕,闵展炼身子一顿。一个旱地拔葱早已跃上一旁的破屋的矮墙,他稳住身躯,沿着墙头助跑几部,眼见就要跃上一处屋脊。

“哪里走!”卓一凡纵身跟上,他轻功未落下风,当下一剑,往闵展炼足踝刺去,闵展炼听得背后风声异响。

“莫要猖狂!”闵展炼怒道,他反手出剑,乌黑细长的剑身弹开了攻来的长剑。

两剑相交,“铛!”地一声响,火星四射。卓一凡听得这兵器撞击声音不对,原来闵展炼的兵器是陨铁所铸,较一般铁剑略沉,故撞击声音也不一样。卓一凡瞧得这柄剑通体乌黑,剑身细长,锋刃只在剑尖三寸处,在月光下透出黯色光泽。剑锋以下直至剑锷乃是一段未开刃的棱, 弥补了剑身过窄,不利于斩击的缺点。

但这样一来,虽然剑的抗击能力大大增强,但重量也增加了不少,所以搜魂剑法和普通的剑法大不一样。除了需要过人的膂力和腕力之外,更多的剑招则融合了钝器中锏的用法,需要使剑的人十分巧妙地利用兵器的重心,既能轻巧地格挡和劈斩,又能快速刺挑,还可以像鞭锏一般砸击。卓一凡见闵展炼出剑颇为诡谲,在兵器自重的加成下,令己方难以抵挡。

“此剑极善突刺,又可如同鞭锏一般近身缠斗,克制利刃,实是杀人利器,不可小觑。”卓一凡暗暗心惊,他一边思考,手上和对方确没落丝毫下风,战了几回合,瞥见乌黑的剑脊上刻着小篆体“搜魂”二字。

“此乃搜魂剑?!”卓一凡心头大震,他终于想起了听到闵展炼的名字时,为何有似曾相识的感觉。

“你即是搜魂剑闵展炼!”他大喝一声。

“正是……”

“好极!”卓一凡怒意大增,“江湖败类,我玉灵师叔可是被你所害?”

卓一凡数年前曾听到有传闻,玉灵师叔不知如何,得罪了朝中一位大官。被这位大官雇佣杀手杀害了,杀手的名字正是在中原一带江湖中,声名鹊起的年轻杀手,“搜魂剑”闵展炼。

闵展炼心中暗暗叫苦,原本想给人卖个人情给武当派,结果偷鸡不成蚀把米,反而给人得罪坏了。他当杀手之时,都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,难不成这人真是自己杀的?

若说刚才的几回合,卓一凡还算是留有分寸,此时得知眼前乃是门派仇家,盛怒之下,江湖道义早就抛到脑后了,此时出手的,招招皆是夺命杀招。他这柄剑也不一般,剑身将近四尺,只见此时他由单手改双手一正一反持剑,和一般江湖人大相迥异,反倒有些倭寇武士的架势。

这正是武当两仪剑法的起手式“倒持两仪”,这套剑法是武当派的前掌门,无名真人牟沧浪根据古代剑谱和倭国剑术而独创的一种剑术,主要是旧年间武林人士抗击倭寇搏杀之用,剑招简单狠辣,弥补了倭寇长刀对于单手兵器的克制。武当派为了避嫌,凡是习此路剑法的弟子,所用之剑也是特制的两仪剑。两仪剑的剑身和剑柄都比一般的剑略长,单手双手使剑都可灵活自如,平时行走江湖切磋争斗都是用单手使剑,但和倭寇性命相博之下则双手使剑尽出杀招。卓一凡作为武当大弟子,自然传承研习了这路剑法,此番性命相博之下,便自然而然地使了出来。

“这武当派还会倭寇刀法?”闵展炼心想,但几回合下来,顿时发现眼前敌人的攻势已经完全不同,他握着手中的搜魂剑,整只手被震得虎口生痛。他暗自吃惊,若不是搜魂剑借鉴了鞭锏的抗击设计,此时自己恐怕早已挂彩。

但卓一凡也是暗暗吃惊,对方仿佛数合之间便找到了应对的办法,一面灵活躲闪、一面在缠斗之间用搜魂剑下部的剑棱一次次抗住了两仪剑的攻击,而以利刃攻钝器,自己的剑刃已经出现了一些缺口。当然自己的一番进攻也获得了一些优势,对手在交手之时不得不一次次把注意力集中在使用搜魂剑的剑棱上,从而无法有效使用锋利剑尖进行攻击,进攻的主动权在己。

但战场瞬息万变,施展双手剑法,大开大合需要全身力气协调,腰力尤其重要。卓一凡双手持剑,体力消耗得却比对方要快。所以他知道一味地双手猛攻亦不可取,还需结合单手剑招,平均分配体力才行。而闵展炼此时似乎也多用虚招引诱为主,仿佛在积攒体力,等待机会的到来。

高手过招,斗智且斗力,两人的剑像两条毒蛇晃动着尖牙,进攻、交缠,制造和等待着一击致命的机会。

月明如镜,月下一明一暗两道寒芒随着人影兀自摇晃,不时有沉喝声和兵器相击之声传来。两人斗得兴起,额头上渐渐冒出了白色的水蒸气。原本就觉得早上比试不过瘾的两人,兵刃在手,却是战得十分痛快。

闵展炼自从吃杀手这碗饭以来,已经多年没有经历如此畅快的打斗了,他心中原本隐隐担心澳洲人会随时到来,但此时他已经摒弃了一切杂念,充分享受着这种乐趣,似乎连对方为什么要对自己出手都忘记了。

这厢卓一凡也有同感,难得遇上此般旗鼓相当的对手,若是没有师门大事挂碍,能全力打一场该有多好。

然而瞬息万变的情势不容他思索比剑之外的事情,闵展炼渐渐越发顺手起来,他轻盈的身法躲过一波又一波的攻击,而时不时极其刁钻刺来的一剑,让卓一凡不由得绷紧神经应对。

寒夜中,不为人知的荒崖上。两位年轻高手浑然忘我,斗得酣畅淋漓。

决剑江湖远,寂寞,却精彩。

……

“K!果然在这私斗呢!”

蓦然间,一声哨音传来。

闵展炼见到眼前的卓一凡突然浑身抽搐,瘫倒在了地上。还未做出反应的功夫,自己也感到浑身抽搐,眼前一黑,瘫软在地。

乌云花带着十几名治安军围了上来,身后紧跟着的是谌天雄和潘锋,谌天雄手中握着旧时空的电击枪,闵展炼恍惚之间睁开眼,他知道,此物名为“五雷天心正法”,正是澳洲道长的不传之秘。

“扔下武器,双手抱头!”

七八只乌黑的枪口对准两人,闵展炼叹了口气。他爬坐起来,身上酸痛,不知是被中了雷法还是刚才打斗用力太猛的缘故,他把搜魂剑轻轻放在了地上,双手抱头喘着气。他余光瞟到卓一凡,对方比自己也好不了多少。

在治安军人墙后,站着黄真和周若云,这两人脸色铁青,一副大祸临头的表情。人高马大的乌云花走了过来。

卓一凡睁开眼,看到女首长在自己身边晃来晃去,蹬着澳洲靴子的两条腿浑圆修长,不由得舔了一口嘴唇。

“你俩功夫不错啊?来说说谁厉害?”

这女首长背着手,像昔日里在跆拳道班给小孩子训话的模样,“早上没打过瘾是吧?是这输的不服啊?还是赢的不爽啊??”两位剑客则有如挨训的小朋友一般垂头一声不吭。

“行了。”乌云花一挥手,几个治安军的白马队员赶忙上前,“先带回去。”

士兵把瘫软两人从地上架起来,突然本瘫软在地的卓一凡却不知哪来那么大气力,一把挣开了士兵的手,疾步冲到谌天雄面前。

“艹!什么鬼?”谌天雄顿时一机灵,”行刺“这两个字出现在他的脑海里。

不过还好乌云花的反应也不慢,一记伽马术的勾腿扫踢直奔卓一凡而去,卓一凡本就中了一记电击枪,摇摇晃晃之下哪里还能抗住这一击,顿时失重倒地。乌云花紧跟着就是腿部锁技,用膝盖、脚踝和小腿拧成了一个锁,让卓一凡双腿动弹不得。

”这就是澳洲功夫?“卓一凡的腿被反别着,韧带拉紧令他疼痛难忍。他感到一个硬物顶在自己的后脑门上,正是乌云花手上拿着的元年式左轮手枪。乌云花一直嫌格洛克像玩具枪,所以宁愿和特侦队士兵保持一致,拿元年氏。

”首长明鉴!在下师门有一桩干系在此人身上,望首长容在下询问此人几句!“卓一凡痛得龇牙咧,嘴眼泪都快出来了,但虽是趴在地上,依旧双手抱拳高举过头顶。

“K,这两人之间还特么牵扯了什么江湖官司?”谌天雄看卓一凡言辞恳切,不由得回头,冷静目光把闵展炼从头到脚扫了一遍,令他有些脊背发凉。

“什么情况?”

回复 支持 1 反对 0

使用道具 举报

12

主题

222

帖子

440

积分

归化民干部

Rank: 3Rank: 3

积分
440
 楼主| 发表于 2021-9-7 18:05:42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essacwen 于 2021-9-8 11:13 编辑

21、决斗(2)——此章大段借(chao)鉴(xi)古龙大师名著经典场面

“首长……在下,……在下亦不知……”

“此贼加害了我武当师门玉灵子师叔,又夺其配剑。”卓一凡大声嚷到,言语之间似有哽咽之声。乌云花虽是军人,毕竟也有女性特有的怜悯之心。当下放松了擒拿的手,关照士兵把引起这场斗殴的沉碧剑拿了过来,谌天雄和潘锋一起打起灯笼看着这柄剑。

“首长明鉴!此剑确系武当派之物,但我等行走江湖之时,干的虽是剪淌清碎的买卖,但绝未开罪江湖人士,更未伤及武当派前辈。”

人群后的周若云眼尖,见首长手拿的配剑乃是自己平素随手之物,正是今天闵展炼脑子秀逗要拿出去和武当攀关系的,她赶紧挤进人群跪下说明。她虽武功稍弱,但天生口齿伶俐、思路清晰,在此情形下,处理得倒是比闵展炼更为冷静。

“起来说话,元老院不兴这套。”

“那这柄剑你等又如何解释?”卓一凡又急又气,未等周若云说完,便着急反问道。谌天雄脸上隐隐露出一丝不快,但考虑到这人可能真是有冤屈在身,也未出言训斥。

“这位武当师兄稍安勿躁,我等绝非恶人。你试想,我等昔日行走江湖,整日出没险恶,又有几桩事情一时半会说得清楚的?今日大家也算归得正途,同在首长麾下效命,有甚话不可坐下好好说,非要动刀动枪?”

周若云的声音如夜莺婉转,十分好听。这席话看似客气,但话外无不是暗搓搓地指责卓一凡发起私斗,言下把闵展炼撇了个清白。尤其还说到了现在大家都归了正途给首长效力,还为了原来门派的事情私斗,在拍马屁的同时,又暗搓搓给对方扣了一顶帽子。这按照首长的话说,这叫路线错误,属于重大原则问题。

这话江湖人未必懂,但首长肯定听得懂意思。潘锋不由得心道这小姑娘厉害啊,他心里顿时开始打起了小九九。人才难得,赶明儿找老谌把这小妮子要过来。

“周同志所言极是,大家同为首长效力,确是不该互相殴斗。”黄真眼看不妙,要再让周若云这么说下去,这卓一凡怕是又会被扔进监牢了。他们本是同源师兄弟,本就不忍卓一凡再陷囹圄。何况他此次和卓一凡就是一条绳上的蚂蚱,他要是摊上事儿,自己也免不了要吃个大大的挂落,当下只好硬着头皮,给卓一凡撑腰说话了。

“卓一凡出生武当,在江湖中素无恶名,所经之事,在临高也曾一一向首长汇报,也算是出身清白之人。今番事出有因,虽是鲁莽,但却是因闻至亲之人音讯,一时失智忘记了举止之规,还往首长明鉴宽恕。”

这席话算是一个反击,先是说卓一凡无恶名、出身清白,言下之意自然就是这帮江湖杀手们的历史就未必清白了。而且他把师叔说成是至亲也给了卓一凡一个好借口,首长开口闭口“以人为本”,这至亲总不会因为阵营不同就说不认就不认的吧?卓一凡心系至亲只是失智,违反的只是举止之规,这就属于批评教育的范畴,顶多就是罚跑圈,并不是路线问题。而且黄真还向首长提出了“明鉴”的恳求,他知道,这帮首长一个个好为人师,肯定要忍不住管起来的。而闵展炼这帮江湖杀手,肯定比自己更害怕首长们刨根问底。

卓一凡顿时明白了黄真的心思,当下忍痛站起身来,长长一揖,扯着嗓子嚷了起来。

“首长明鉴!我那玉灵子师叔虽是一阶女子,却是英姿温婉、蕙质兰心,自幼照顾我等如阿姊一般。我等多年寻其下落而不得,如今得知音讯,一时心急失态。在下甘愿受罚,只求首长与我等做主!”

这会周若云的脸色开始红一阵白一阵,他有点恼火地看了闵展炼一眼,和卓一凡这边脑子活络的世家弟子比起来,这家伙还是一脸懵逼的状态。她心头暗骂,都是江湖中人,这做人的差距怎么这么大嗫!

此时脸色不好看的还有一个谌天雄,自己带了几个江湖顾问出任务,结果没想到这两人还有梁子,给自己闹了这么不大不小一出戏。这事要是传到临高,元老院那几位怕不是又要开喷了。他心里烦躁不已,没想到这事TM还牵扯出一件江湖官司,这事到底是管还是不管,要是管,这不比临高,自己能做的怕也是极其有限,难不成要当一回武林盟主来主持江湖公道?要是不管,自己又受蒸包局和情报局两边领导,这两个地方历来拉仇恨,到时候一个“不作为”的帽子怕是免不了的。

“这事儿怎么整?”潘锋问谌天雄,“要不把人先带回去?”

“别急,我觉得这两人是对早上比武的输赢有异议啊,这会儿私下切磋,干脆不如让他们切磋完呗?”

乌云花凑过来,插话道:“这可是早上老谌你让我帮忙鉴定这两人武术等级的吧,你得让我把活儿干完呀。”

“是啊,这不就是比武切磋嘛。”谌天雄眼前一亮。的确,按照乌云花的说法,两人对早上比武的结局不满意,找地方私下切磋完全是说得通的。虽然没有报告还是违规,但这性质就不是私斗了,完全可以归到乌云花的技能鉴定工作内容里,顶了天就算是个工作衔接滞后的问题。

“这女人有点东西啊?”不知道这乌云花真的只是心直口快,还是有意抛出橄榄枝来和自己建立同盟关系。谌天雄暗忖,如果是后者,那自己以后还真不能把这个女人等闲看了。

“虽然是实战比武,那照你们这样打下去,打出人命来肯定是不行的。”乌云花一眼瞟过两人手中的剑,只管自顾自说着话。

“这样吧,我再给你们十个回合,十个回合之内制服对手则取胜,十回合结束没分胜负也不能再打了,再打就以私斗论处!”

“另外,对于你们刚才比武时反映的问题,原则上你们之前江湖上的事情元老院是没有调解义务的,但既然关系到你们的历史履历问题,元老院是以人为本的地方。具体你们听谌首长安排……”

“那就这样。”谌天雄心领神会,接过乌云花抛出的台阶,“你们比武结束后来做个笔录,实事求是地交代清楚,涉及到和你们有关事情的,我们会调查清楚给你们一个答复。还有你们的物品,如果确实是亲人所有,可以归还。”

三名元老眼神咕噜一转,这事也就这么定了,虽然了得有点牵强,但好歹还是了了。潘锋挥了挥手,众士兵围成了一个大圈,依然是上刺刀严阵以待的架势。谌天雄使了个眼色,黄真心领神会,他示意卓一凡、闵展炼二人相对而立继续切磋。黄真自然知道,万一场上局面难看起来,他必须第一时间制止流血伤亡。

“实战切磋二回合!开始!”

乌云花一声令下,谌天雄心中明白,乌云花作为武术技能鉴定官,这下是把切磋两个字坐实了。

黑衣如皂、白衣如练,两人脸上全都完全没有表情,互相凝视着,眼睛里都在发着光。

闵展炼扬起手中剑,"搜魂剑,天外玄铁打造,剑长三尺一,开刃一尺,净重八斤七两。"卓一凡道:"好剑。"

闵展炼道:"的确是好剑。"

卓一凡也扬起手中剑,道:"此剑乃武当两仪精钢剑,海外寒铁打制,剑锋三尺七寸,净重七斤十五两。"闵展炼道:"好剑。"卓一凡道:"本是好剑。"

两人的剑虽已扬起,却仍未出鞘——拔剑的动作,也是剑法中不可缺少的一门,两人显然也要比个高下。

闵展炼右手握着剑鞘,左手下垂至膝,刚才的事,对他竞似完全没有丝毫影响,他的人看起来,还是像把已出了鞘的剑,冷酷、尖锐、锋利。

卓一凡的脸色却更难看,反手将长剑夹在身后,动作竟似有些迟钝。诚然,他之前受了一记电击,又被女首长一脚踢倒按在地上摩擦,体力消耗自然大了许多。

闵展炼道:"等一等。"

卓一凡道:"等什么?"

闵展炼道:"等你有力气拔剑。"

他们两个人的目光相遇时,就像利锋相击一样。

他们都没有动,这种静的压力,却比动的更强,更可怕。

一片落叶飘过来,飘在他们两个人之间,立刻落下,连风都吹不起。

这种压力虽然看不见,却绝不是无形的。

卓一凡忽然道:"你学剑?"

闵展炼道:"我就是剑。"

卓一凡道:"你知不知道剑的精义何在?"

闵展炼道:"你说。"

卓一凡道:"在于诚。”

闵展炼道:"诚?"

卓一凡道:"唯有诚心正义,才能到达剑术的颠峰,不诚的人,根本不足论剑。"闵展炼的瞳孔突又收缩。

卓一凡盯着他,道:"你不诚。"

闵展炼沉默了很久,忽然也问道:"你学剑?"

卓一凡道:"学无止境,剑更无止境。"

闵展炼道:"你既学剑,就该知道学剑的人只在诚于剑,并不必诚于人。"卓一凡不再说话,话已说尽。

路的尽头是天涯,话的尽头就是剑。

剑已在手,已将出鞘。

明月虽已西沉,看起来却更圆了。一轮圆月,仿佛就挂在这岚山港的天上,如同聚光灯,江湖便是舞台。聚光灯照着的,就是舞台上的主角。

三位元老也顾不上出声,因为他们也同样能感受到那种逼人的压力,尽管他们心中并不想有任何不完美的结局。

忽然间,一声龙吟,剑气冲霄。

卓一凡剑已出鞘。

剑在月光下看来,仿佛也是苍白的。

苍白的月,苍白的剑,苍白的脸。

卓一凡凝视着剑锋,道:"请。"他没有去看闵展炼,连一眼都没有看,既没有去看闵展炼手里那柄怪异的剑,也没有去看闵展炼的眼睛。

这是剑法上的大忌。

高手相争,正如大军决战,要知已知彼,才能百战百胜。

所以对方每一个轻微的动作,也都应该观察得仔仔细细,连一点都不能错过。

因为每一点都可能是决定这一战胜负的因素。

卓一凡身经百战,怎么会不明白这道理。

这种错误,本来是他绝不会犯的。

闵展炼目光锐利如剑锋,不但看到了他的手,他的脸,仿佛还看到了他的心。

卓一凡又说了一遍道:"请。"

闵展炼道:"现在不能。"

卓一凡道:"不能?"

闵展炼道:"不能出手。”卓一凡道:"为什么?"闵展炼道:"因为你的心还没有静。"

卓一凡默然无语。

闵展炼道:"一个人心若是乱的,剑法必乱,-个人剑法若是乱的,必死无疑。"

卓一凡冷笑道:"难道你认为我不战就已败了?"闵展炼道:"现在你若是败了,非战之罪。"卓一凡道:"所以你现在不愿出手?"

闵展炼没有否认。

卓一凡问道:"你一个杀手,难道不愿乘人之危?"

闵展炼道:"我可以等。"

卓一凡道:"等到我的心静?"

闵展炼点点头道:"我相信我用不了等多久的。"卓一凡霍然指起头盯着他,眼睛里仿佛露出一抹感激之色,却又很快被他手里的剑光照散了。

对敌手感激,也许会是种致命的错误。

卓一凡道:"我也不会让你等多久的,在你等的时候,能不能谈谈?"

闵展炼道:"说话可以让你心静?"

卓一凡道:"我心中有一大疑惑,此时若不问个清楚,我心不安。

闵展炼不再多问,他收起剑,明月就挂在他身后,挂在他头上,看来就像是神佛脑后的那圈光轮。

“我等并未杀害武当弟子,行事亦不涉江湖恩怨。听你说你师叔是一名女子,在下干这行当年数不多,剑下更是从未杀害女子。”

周若云不禁点点头,这人虽然脑子有时候不太好使,但哪怕是当杀手,也并不是丧心病狂之人。

“那此沉碧剑从何而来?”

回复 支持 1 反对 0

使用道具 举报

12

主题

222

帖子

440

积分

归化民干部

Rank: 3Rank: 3

积分
440
 楼主| 发表于 2021-9-7 18:05:56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essacwen 于 2021-9-8 11:39 编辑

22、决斗(3)

“天启二年,在下受命进行一桩任务,所杀之人乃是遣戍边疆的一名朝廷官员。此人貌似卷入一场大案,主顾乃是宫里之人,想必是杀人灭口的买卖。此人知其将死,死前乃将此配剑托与我等,说此乃胞妹之物,求我等带回武当。”闵展炼道:“我等行暗作之事,有损阴德,故亦有规矩。苦主死前一念,当了其一桩心愿,否则神佛不齿,冤魂相缠。”

闵展炼说的是自己这杀手行的行规,卓一凡不置可否。

“此人姓甚名谁?”

“此人叫李可灼。四十余岁。乃是朝中一个小官吏。”

“玉灵师叔俗家确姓李,想必乃是兄妹。”

闵卓二人对话间,谌天雄眼神一亮,他在大图书馆看过相关的资料,顿时想起来了是怎么回事。心中大是震惊。

“老谌,你知道这人?”

见两人又是啰啰嗦嗦半天不开打,还摆着POSE尽装逼。潘锋心想这装逼本来是元老的特权,啥时候轮到你一个土著了,当下心中气恼。此时见谌天雄像是有所发现,开口便问。

“你知道这李可灼是什么人?”

“不知道,官很大?”

“官不大,但惹的麻烦不小。”谌天雄一字一顿道:“明末三大案,红丸案的献药之人!”

“我去!”潘锋一声惊呼,他知道这明末三大案多少年来一直扑朔迷离,也丰富了不少小说电视剧,但真相却一直没有答案。

“还特么明末三大案都出来了,这老谌你是要赶上破解历史迷案了?”

谌天雄心中凛然,的确,这件事说不上和元老院有多大关系,但是破解历史迷案这种事,这在元老院中可是大有存在感的事情啊。这事要是让于鄂水知道,他恐怕是坐着H800也要来山东趟这一趟浑水了。

“随剑还有一方小印,也是所托之物。”外围的周若云掏出一个小小的绣花荷包袋,也像是女子之物,她伸手恭敬地将东西交给了一旁的谌天雄。

“暂时也交给首长保管,首长自会还你我一桩真相。你我可暂时抛开杂念,全力一战!”

闵展炼言毕,再次将剑缓缓平举,剑鞘直指卓一凡。

卓一凡也终于恢复了体能,他呼吸平稳,拔剑出鞘。此时他使的既不是单手剑也不是双手剑,只见他将剑鞘和剑柄末端用力一合,剑鞘竟和剑柄牢牢锁在了一起。他依旧双手握剑,却如同握着一直长枪一般。

乌云花却看出来了,这种剑术在双手剑术的基础上,再用剑鞘把剑柄增长,似乎是借鉴了宋代的朴刀技术,这样使用起来更为省力。而且双手握柄可以时刻护住胸部,是一种十分实用的防守反击的打法。要说起来,伏波军的拼刺刀技术倒是和这种剑术颇有些异曲同工之处。

“这伙江湖人,一个兵器搞来搞去,还真多弯弯绕。”乌云花心想。

“此乃我武当两仪剑法的乾坤势,以鞘为柄,以柄为轴,闵兄请了。”

“看招!”闵展炼的身影几乎是和声音一起动起来了,他期待这样的战斗已经多时,此时更待何言。

他右手猛发力,搜魂剑的剑鞘从剑身上弹射出来,直奔卓一凡面门。想必是看到对方用到了剑鞘,他一时技痒,也用剑鞘作为暗器,先攻为上。

卓一凡知他这招乃是虚招,侧身刚避过,果然搜魂剑寒芒已到胸前。他双手握住长柄,稳稳接下这一击。接招瞬间,卓一凡忽又将剑与鞘分开,一剑直削向对手肩头。

面对搜魂剑的重量和棱边砸击,卓一凡先用加上剑鞘的长剑柄支住搜魂剑的突击,把搜魂剑的力道卸去后便形成破绽。接着快速又将剑分开,利用单手剑灵活的优势完美破解搜魂剑的攻势。

这一下变招是让闵展炼始料未及,他仗着身法出众,拼命侧身闪开,但肩头衣服确让剑挑开了一道口子。

“两仪剑法,变幻莫测,果真佩服!”闵展炼心中暗忖。眼中卓一凡又将剑柄剑鞘合一,摆出一个怪异的架势。

“此诱敌反击之势。”闵展炼一回合便知道了对手的战术,依托双手长剑的攻击力和防御力,以慢打快,防守后反击,与武当的太极拳颇有共通。

这种以慢打快的战法乃是武当克敌制胜之长,但闵展炼对此却一直不屑一顾。他坚信一句话,“先发者制人,后发者制于人!”而他的剑术也从不考虑慢下来的招数,只有比对手更快的打法。

闵展炼一击未成,开始围绕着卓一凡游走起来,利用自己速度优势寻找着破绽。他忽地一个旱地拔葱跳到卓一凡后方,一剑攻向对手后腰,卓一凡扭身挡住这一击。而两剑相交之时,他从对方剑上的力道马上判断出来了,此是虚招。

然而闵展炼却不再退,他一记扫踢直接攻向卓一凡的膝盖,卓一凡想闪避,但架子一时太死,已经来不及了,膝盖侧面结实吃了一腿。

卓一凡的防守架势以弓马箭步为主,腰腿为轴。而破坏掉膝盖的平衡,自然就有破绽。卓一凡一个趔趄退出好几步远,他没顾得上站稳,但却本能地向一个方向挥剑格挡。

又是“铛”的一声,两剑相击,闵展炼也是叹服,此人重心失衡的情况下,却能准确预判自己下一部的出招。

两人都是经过无数次决斗的洗礼的剑客,他们都在不停地寻找对方的弱点,不停地制造破绽,又不停地改进自己的战术。

“打得比早上是好看多了,可惜啊~~”潘锋叹了口气,摸了摸腰间的格洛克。

“功夫再好,一枪撂倒。”

剑光如水,交击声如潮鸣,仿佛讲述着剑客们求道之路上的执着。然而这些天才剑客们,倾一生精力磨练技艺,达到剑术之巅百中存一。而在巅峰时蓦然回首,看见的却不是无敌于天下的孤寂,而是在历史的滚滚洪流面前,即将在世人轻笑中落寞离场的无语。

转眼间,闵卓二人数十次攻防易手,十招将过,观者已窥足精彩。

然而对剑客而言,杀招总会留在最后。

第十招,闵展炼剑尖已近卓一凡身后右肩,卓一凡身型不稳,此剑速度极快,几无可躲。

卓一凡咬牙,当下索性赌一把,他头也不回,左手持剑鞘绕颈向后,迎向来剑处。一声闷响,搜魂剑居然直直被收入卓一凡的剑鞘。

“我艹!胆子真大。”潘锋元老虽看不懂武术,但也看得出这一击,卓一凡的处理极为大胆,对自己的判断力有着极高的自信。

搜魂剑为了增加剑身的稳定,剑身下方是未开锋的棱边,因此比一般剑身要厚实,然而插入卓一凡的剑鞘后,却卡在剑鞘里,一时无法拔出。

“来了!”卓一凡顿时知道自己高风险的一招带来了高收益,他当下拧转身体,趁势将剑鞘一把甩开,鞘中搜魂剑从闵展炼手中脱手,被甩向远处。同时,闵展炼胸前的大空隙近距离出现在了面前。

卓一凡挥剑直奔闵展炼腹部,他出剑之时已经想到是不是该留手,但此时的动作已经完全出自身体本能,他心里百感交集,这一剑既出,势必会见血而回。

“黄真!”谌天雄看情况凶险,大喊一声。黄真乃是习武之人,自然比元老们更早洞悉了剑招,此时他早已纵身上前,一支铁笔横在卓一凡剑锋前,接下了这一击。

剑锋又一次划破了闵展炼的衣服,被挡了下来。两人的身影像是凝固在刹那的时间里,而眼尖的人已经开始惊呼。

月光下,闵展炼手中捏着一柄飞刀,抵在卓一凡的咽喉处,瞧得仔细的,看到一丝细细的血顺着刀柄,沿闵展炼苍白的手上滴落。

“我去!”乌云花心中大叫不妙,不会还是挂彩了吧?

她心中一机灵,原本自己为了给谌天雄解围,强行组织了这次比武。这要划破点皮肉到也罢了,要是出个伤亡事故,本来给老谌送台阶的,结果变成了自己趟了个大雷。

黄真眼见卓一凡受伤,忙扯开两人。近眼观瞧,却见卓一凡颈部只有浅浅一丝红印,皮肉并无伤口。

“是在下输了。”闵展炼缓缓摊开左手,手中握着一柄薄刃飞刀,在月光下闪着寒光,手中一滩黑乎乎的东西正往下淌。手上的伤口,乃是因为反握飞刀,用力太紧被飞刀刀刃割伤的。

闵展炼的剑被脱手的那一刻,他已经猜到这一剑是避无可避,因为近身之间,这一剑实在太快。

遇快则更快,遇险则更险,命运如在剑锋上行走,他喜欢这样的感觉。

因为他不仅是剑客,还是杀手。越是险象之间,他却越感觉到四肢舒展,呼吸无比畅快。

几乎是杀手的本能驱使,他左手从腰带上扯出了飞刀直逼对方咽喉。一寸短一寸险,已是毫厘之间,他只需要比对方更快。

他其实是左撇子,但他从来都是刻意使用右手,这是杀手的掩护和伪装,为了不让别人对自己产生深刻的印象。但他实际更灵活的左手,除了使剑之外,更兼使得一手好暗器,这是他作为杀手平素深藏,只为关键时石破天惊的绝技。

一柄小巧的刀,惊艳无比。

“承蒙闵兄相让,但此战在下实在不敢言胜。”

卓一凡收剑抱拳,他自然知道以对方的实力,断然不至于出现慌乱中拿反武器的低级错误。想必是对方知道澳洲人法度极严,所以宁愿划破手掌,也不愿闹出人命。而对手在险境之间,不但敢以快打快地搏命,而且顷刻间还能想到给澳洲人留面子,这份本能加实力,实在是在自己之上。

“这家伙……”三位元老稍稍松了口气,谌天雄更是如释重负,他看着闵展炼,眼神中难得有些赞许。

乌云花吹了一声哨子。“好,比武结束。准备归队!”

闵展炼捡起了搜魂剑,此时周若云不知从哪拿来了绷带和药品为他处理伤口,谌天雄见他面色极度扭曲,大口地吸气。

“对于酒精消毒,不管是多厉害的江湖人,还是没办法保持淡定啊。”谌天雄微笑,“小闵,打得不错。”

“谢首长……”闵展炼忍着伤口消毒的疼痛,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。

“看来这段时间学习也不错。”

闵展炼身为新道教的剑主,是腐道长直属学习小组的成员,他自然明白首长话里的意思。

“蒙盗泉子道长传授活人剑法,在下每日研习,为的就是化解这柄杀人剑前半生造的杀孽。”

“活人剑?”

看着闵展炼忽然变得一本正经的脸,谌天雄再次对腐道长忽悠加洗脑的水平表示respect,这名词是哪本武侠小说里的概念去了?

“对同志,像春天般温暖;对敌人,像冬天般无情。此乃活人剑要义。”

闵展炼口中喃喃念道,虔诚无双。他仿佛听到了那高深莫测的腐道长,踏剑而歌,和他一起齐声吟诵。

“九天正雷之锋!”

谌天雄先是一愣,听到最后几个字终于反应过来了,他一顿咳嗽,差点把刚喝的一口水喷出来。

乌云花在队尾押队,看到前面老谌像是和土著剑客在说什么。她从胸前掏出一个小物件,正是从谌天雄处借来的红外针孔摄像机。她修长的手指掏出一张存储卡放进口袋,把摄像机还给了谌天雄。

“应该都拍下来了。”乌云花心想,这段视频得好好留着,将来在临高推广武术运动和体育健身,可是一段好素材。

……

深夜,岚山港一处小房间。

闵展炼面前的桌上是一个刚吃空的碗,一晚海肠子面条填满了他一场决斗带来的巨大虚脱。他砸吧着嘴,从未像今天这样觉得跟着澳洲人真带劲,这首长们的奖励算不上多大方,但都还挺贴心的。

面前的首长正是谌天雄,一只澳洲蜡烛把他的脸照得有些阴森,而他身边的归化民正在做着笔录。

谌天雄手中把握着那方小小的印章,印章是一个栗子般大小的玉如意形状,看质地仿佛是银子,上面有些黑色的污痕,印章上刻的是“玉灵”二字。

“这武当的女师叔叫李玉灵?”谌天雄暗忖,他当下也不去多想这个物件了,开口问道:

“说说吧,这红丸案的李可灼,是什么人请你们去灭口的。”

“报告首长,是宫里的人,一个老公子,听口气应该是九千岁的人,名字没说,咱们也不问。哦,同行的还有一个人,不知是不是武当派的人,穿的也是道袍……”

闵展炼一边回忆,一边缓缓道。

“名字也不知道,只听那老公子称呼这厮,叫木石道人……”

谌天雄猛地睁圆双眼,直视闵展炼。闵展炼吓了一大跳,正待要说点什么,发现首长的目光又径直移到了那方小印之上。

他把小印攥在手里,就着烛光,用指甲刮了刮那些黑色的斑点。

“朱提银!”

回复 支持 2 反对 0

使用道具 举报

5

主题

224

帖子

429

积分

归化民干部

Rank: 3Rank: 3

积分
429
发表于 2021-9-7 21:08:33 | 显示全部楼层
赞美更新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12

主题

222

帖子

440

积分

归化民干部

Rank: 3Rank: 3

积分
440
 楼主| 发表于 2021-9-7 21:32:09 | 显示全部楼层
xwingx 发表于 2021-9-3 18:39
有新坑,楼主加油。
给乌云花一个新的生活,这一段感觉很不错。

啊哈,我确实也是这样想的,一个女运动员,按理说在500废里,综合素质至少超过一半人吧。谢谢支持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12

主题

589

帖子

1201

积分

元老

Rank: 6Rank: 6

积分
1201

第三次反围剿纪念章同人贡献勋章

发表于 2021-9-7 21:32:16 | 显示全部楼层
对战那几句话有点古龙武侠小说的感觉了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0

主题

111

帖子

294

积分

归化民干部

Rank: 3Rank: 3

积分
294
发表于 2021-9-7 22:47:09 | 显示全部楼层
好看好看,赞美更新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0

主题

191

帖子

659

积分

酱油元老

Rank: 4

积分
659
发表于 2021-9-7 23:57:01 | 显示全部楼层
赞美更新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28

主题

764

帖子

1341

积分

元老

Rank: 6Rank: 6

积分
1341
发表于 2021-9-8 01:30:48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赞美更新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3

主题

391

帖子

1028

积分

元老

Rank: 6Rank: 6

积分
1028
发表于 2021-9-8 06:06:32 | 显示全部楼层
essacwen 发表于 2021-9-7 18:05
22、决斗(3)“天启二年,在下受命进行一桩任务,所杀之人乃是遣戍边疆的一名朝廷官员。此人貌似卷入一场 ...

赞美更新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12

主题

222

帖子

440

积分

归化民干部

Rank: 3Rank: 3

积分
440
 楼主| 发表于 2021-9-8 10:14:40 | 显示全部楼层
杜易斌 发表于 2021-9-7 21:32
对战那几句话有点古龙武侠小说的感觉了

那段大规模抄袭古龙原文~·叶孤城和西门吹雪决战紫禁城那一段~~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0

主题

14

帖子

39

积分

土著

Rank: 1

积分
39
发表于 2021-9-12 02:57:59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赞美更新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0

主题

31

帖子

85

积分

归化民

Rank: 2

积分
85
发表于 2021-9-14 11:29:54 | 显示全部楼层
赞美更新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0

主题

42

帖子

136

积分

归化民

Rank: 2

积分
136
发表于 2021-9-14 23:56:44 | 显示全部楼层
赞美更新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2

主题

253

帖子

724

积分

酱油元老

Rank: 4

积分
724

1637股灾纪念章

发表于 2021-9-15 09:54:26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赞美更新,看得真过瘾呀,楼主大才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0

主题

4

帖子

23

积分

土著

Rank: 1

积分
23
发表于 3 天前 | 显示全部楼层
赞美更新!楼主大才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2

主题

371

帖子

651

积分

酱油元老

Rank: 4

积分
651
发表于 昨天 11:36 | 显示全部楼层
先UP再看,  看完再评论~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0

主题

191

帖子

659

积分

酱油元老

Rank: 4

积分
659
发表于 昨天 12:32 | 显示全部楼层
催更催更,楼主何时更新?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符有地|临高启明论坛

GMT+8, 2021-9-28 11:50 , Processed in 0.085585 second(s), 23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Copyright © 2001-2020, Tencent Cloud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